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Chinese | English
              中文 | 英文
              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公司資質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516-87870266
               
                電腦化心電圖(心電工作站)
                動態心電
                 
                  新聞中心

                  急診24小時,蹲守北京兩大醫院直擊“生死爭奪戰”

                  | 作者: | 閱讀 1315 次 | 2017年06月19日 05:14 | 字體 [大] [小]

                  導讀:醫院急診室和ICU,離死亡最近的地方,來看記者蹲守24小時記錄生死一線的故事。
                  醫院的急診室是個戰場,“交戰”的雙方是死神和醫生,而他們“爭奪”的對象,是病情危重,命懸一線的患者。
                  他們都是距離死神最近的人。醫生敢于“作戰”的勇氣,既緣于對生命的敬畏,更緣于對人性和愛的篤信。當一個人生命垂危之時,最希望他活下來的,除了親人,就是醫生。
                  北京科技報 | 科學加客戶端記者兵分兩路,實地探訪安貞醫院、積水潭醫院的急診和ICU,用24小時的真實體驗告訴你,生與死的分界,往往從這里就開始了。
                  ▲安貞醫院急診室
                  一條紅色折線,通向生死關口
                  • 時間:2017年3月19日
                  • 地點:北京安貞醫院搶救中心
                  早晨7點20分,我來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搶救中心門前,一輛救護車靜靜地停在那里。
                  從窗戶朝內望去,大廳里的燈光非常明亮,已經有不少家屬聚集在急診室的門口,其中有些人擁著被子,頭發蓬亂,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樣。
                  7點30分,救護車突然發動引擎,眨眼功夫,車頂的藍色燈光已經掠過我來時經過的路口,消失在了北京的大霧天里,我收回目光,在心里默默地想,作為距離死神“最近”的地方,急診室的一天從這一刻便開始了。
                  “我們8點開始交班,白班是早晨8點到下午4點,夜班是下午4點到第二天早晨8點!弊o士一邊帶領我和攝影記者老張穿過走廊一邊回頭說道。在她腳下,一條紅色的折線向前延伸開來,線的旁邊是一行紅色的字:緊急救援路線。這條紅線通向急診室,對于身處此地的病患來說,絕對算得上是“生死攸關”的地方。護士說,通常送到這個科室的患者情況都比較危重,甚至掙扎在生死線上。因為安貞醫院搶救中心的設備及醫生素質都相當于ICU水準,情況危重的病人可以直接在這里觀察治療。
                  酸中毒、腎衰竭——滑向死亡的“18床”
                  急診室里的空氣并不算好,20張左右的病床令空間看上去有些擁擠,一些病人依然在沉睡,也有人已經半坐起來,正靠著枕頭發呆。
                  時針指向8點,兩班交接,值班醫生魏路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帶領醫生們查房,了解每位病人的情況,來作為當天治療方案的依據。
                  ▲18床病人
                  18床的病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位病人呼吸急促,兩條小腿上出現了許多紫色的斑點,血液檢測報告也顯示,他的血液PH值已經遠低于正常水平的7.35-7.45,在綜合其他各項指標后,魏路佳判斷,這位病人是酸中毒了。
                  “正常情況下,一個成年人通過排尿等方式一天喪失的體液應該是2500毫升,而18床的病人因為連續腹瀉了4、5天,導致體液大量流失。我們雖然已經為他補充了4000毫升,但入不敷出,時間一長,他就出現了循環衰竭和代謝問題!蔽郝芳颜f道。為了能讓我更好地理解,另一位值班醫生師樹田補充說:“一般來講,人體內體內酸堿是一個相對平衡的狀態,腎臟是調節酸堿平衡的重要器官,稍微有病變,是可以通過腎臟來自我修復的,那些“毒素”會順著尿液排出去。多吃了酸性的就多排點酸性的,多吃了堿性的就多排點堿性的,從而維持內環境的穩定!
                  “然而,18床的血液已經呈酸性,也就是不能維持穩定了,這說明他自身的修復能力已經跟不上病變的產生速度。因此,酸中毒只是一個表象,它背后的腎衰竭才真正可怕,隨時都有可能危及生命!
                  就在我們討論病情的同時,魏路佳已經安排護士為18床置管,準備血液透析。當被醫生觸碰到身體時,這位患有半身不遂的病人口齒不清地大聲喊疼,并用力喘著氣,像一條突然被從水中撈出來的魚。魏路佳只好在他床邊蹲下來,安慰道,“你配合我們,一會兒開始治療就不疼了!
                  血液透析是對腎功能的替代。通過機器將患者的血液在體外進行過濾、凈化,從而排除掉毒素,達到內環境的平衡。由于18床的病人比較衰弱,醫生給他用的是一套名為“持續性血液凈化(CRRT)”的裝置,跟普通的透析相比,它的血流量更低也更緩慢,不會對心臟的出入血量有太高的要求,也就不會給心臟造成太大的壓力。雖然治療需要的時間相對長一些,但對于病情危重的病人來說,這種裝置的效果會更好。
                  這場透析從上午9點15分開始,一直做到了下午3點左右。所幸,18床病人的酸中毒情況被逐漸糾正了過來,到家屬探視時,他的各項生命體征已經趨于穩定!拔疫@位親戚(指18床病人)以前是當兵的,身體可棒了,半身不遂以后也天天自己出去遛彎兒!奔覍賹︶t生說,她顯然并不相信,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這位“身體倍兒棒”的退伍軍人幾乎跌到了生死線的另一端。
                  “危重中的危重”——復蘇室里的中年男人
                  當病人被救護車拉到安貞醫院時,首先會由醫護人員進行分診,根據病情的輕重,將病人送往不同的科室,接受不同的治療。上文曾提到,急診室主要接的都是情況危重的病人,而在急診室里還有兩間復蘇室,那里面住著的病人,是“危重中的危重”。
                  一個中年男人就躺在那里。
                  他的頭發已經被剃光了,不知是出于治療需要還是原本如此。藍白條紋的病號服敞開著,身上插滿了粗粗細細彎彎直直的各種管子。
                  據師樹田介紹,這位病人得的是冠心病心衰,送來的時候情況非常嚴重,經過搶救才得以挽回生命。
                  作為國內最權威的以心肺血管疾病為重點的醫院之一,安貞醫院幾乎每天都會接到大量的心臟問題的急診,除了心衰,還有一個更為常見的疾病——心梗,它指的是由于心臟血管堵塞,造成供血區心肌壞死。
                  “一塊麥田,你持續地給它澆水,如果水渠斷了,水、養分供應不上來,麥田就會因為失去滋潤而死亡!睅煒涮镎f,“心臟也是一樣,甚至更脆弱,一旦血管堵了,營養、氧氣無法輸送過去,心肌細胞就會迅速死亡,數量多了,便形成局部壞死,威脅到生命!
                  對于救治心;颊邅碚f,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時間,如果醫生能在12小時之內將血管開通,讓血液通暢地流過去,就有可能將處于“瀕死”狀態的心肌細胞活過來,“而一旦病人在家耽誤的時間太長,我們就是有心救他也沒有辦法!闭f到這里,師樹田回憶起了之前的幾個病例。
                  一位50歲左右的女性,她平時就患有冠心病,突然有一天,她覺得后背疼,以為是肌肉的毛病,就讓家里人幫她按摩了一下,沒想到癥狀并沒有得到緩解,當后來實在疼得忍受不了來到醫院時,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救治時間,在搶救的過程中就去世了。
                  還有一次,一個快遞小哥到安貞醫院的某科室送快遞時突然倒在了地上,心跳呼吸驟停,醫護人員馬上對他實施了救治,最終挽回了一條生命。
                  在師樹田看來,心梗是一種“生死一線”的疾病,從十幾歲的青少年到八、九十歲的老人,都有可能因為它而瞬間被死亡吞沒。作為急診醫生,他幾乎每天都在和死神賽跑!靶墓J且粋很急的病,我們必須根據知識和經驗在3、5分鐘內判斷病情,然后根據血壓、心電圖、血液含氧量這些指標,選擇治療措施!
                  據他介紹,安貞醫院和朝陽急救中心共同牽頭組織了一個“胸痛醫聯體”,當急救中心接到電話時,能馬上做出統一規劃,安排救護車將患者送到一個距離相對最近,條件又相對最好的醫院。此外,病人可以在救護車上做心電圖,并發送到指揮中心,處于指揮中心的醫生會根據心電圖顯示的情況指示救護車的工作人員先給患者服藥,甚至輸液,這樣就能有效提高救治效率。
                  ▲醫生們躲在鉛板后屏蔽輻射
                  正說著,不知是誰突然喊了句“照相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師醫生拉著站了起來,再抬眼一看,嚯,前面的人已經排成一小列了,我站在隊尾的位置,而隊伍的最前邊,竟然是一塊金屬材質的、長得很像門的大板子!
                  “這是鉛板,用來防輻射的!笨次乙活^霧水的樣子,一位實習醫生笑著說。原來,因為急診室的病人病情比較嚴重,下不了床,醫生只能對他們采用臨床X光措施,就是將設備搬過來,直接在急診室里照片子。對病人而言,照個一兩次射線對健康沒什么影響,但作為醫生,長期暴露在這個環境中,便很有必要采取一些防輻射的措施了。
                  “你今天差點就見不著我了”——世界級罕見病患者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去,急診室完成了第二輪的交班,夜晚開始了。
                  一個病人突然出現在值班醫生康云鵬面前,遞給他一粉一紅兩張單子,康云鵬在上面簽了字。
                  “康大夫你不知道,你今天差點就見不著我了!”拿了單子,這位病人竟不著急走,拉開架勢聊了起來。我聽他說得熱鬧,忍不住抬頭仔細地瞧了瞧,是個40歲上下的男人,眉眼清秀。說起話來動作和表情都很夸張。
                  “其實這個人得了一種世界級的罕見病,幾乎沒有治愈的希望!彼咧,康醫生告訴我,“你注意到沒有,他剛才拿了一張紅色的處方,那是一種麻醉藥,有成癮性,國家管控的很嚴格。這個人得的是一種叫做惡性萎縮性丘疹的病,現在胰頭和肝上都長了腫瘤,非常痛苦!笨翟迄i說。
                  這種病沒有辦法治愈,只能通過藥物來維持,為了能忍受疼痛,這位患者必須每天注射杜冷丁和安定,這兩種藥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它們都有麻醉神經、舒緩情緒的作用,經常出現在一些毒品里。
                  “他現在的情緒亢奮,跟長期使用這兩種藥是有關系的!笨翟迄i接著說,“但他的心態也真的非常好,因為這種病疼起來會很難受,無法仰臥,也根本睡不著覺,很多病人最終都選擇自己來結束生命。但是這個人卻每天來安貞醫院2-3次,開完藥后回家注射,就這樣堅持了很多年。而且活的特別樂呵,因為來得太頻繁,他跟醫院里的很多醫生都特熟,碰見了就拉著聊兩句!
                  “能救活的盡量去救”——見慣生死的急診醫生
                  在急診室的醫生辦公區域,有幾個抽屜,其中的一個貼著標簽,上面寫著“死亡”兩個字,拉開這個抽屜,里邊放著厚厚的一沓病例,他們是師樹田們沒能留住的人。
                  “你看這個!睅煒涮锎蜷_一個資料袋指給我看,“一個24歲的女孩,右肩和胸口的部位被捅了8、9刀,沒能搶救過來。還有這個,倒在了醫院掛號處,其實理論上救回來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說這些的時候,他的語氣并沒有什么波瀾,只是聲音稍稍低了一些。
                  做急診醫生,他們見慣了生死。
                  “面對一個逝去的生命,每個人都會被觸動,我們當然也是。但職業不允許我們帶著這些情緒往前走!睅煒涮镎f。
                  很多時候,這邊的病人剛過世,那邊救護車又拉來了新的病人,如果醫生沉湎于傷感,又怎能在第一時間做出準確的判斷,從而施救?所以說,因一個人的逝去便放大自己的情緒,對其他病人是不負責任的!白鳛獒t生,面對生死要先過害怕不害怕這一關。這個‘害怕不害怕’指的是你有沒有信心去應付疾病,把病人給救回來!笨翟迄i說,“生死是自然規律,作為醫生也不能扭轉,我們要做的,是能救活的盡量去救!
                  這是急診室一個難得平靜的夜晚,窗口始終沒有閃過救護車的藍色燈光——康云鵬說,他們看到那抹藍色就會緊張起來。機器“滴——滴——”地響著,有些病人在打鼾,有些病人在呻吟,醫生和護士們將每位患者白天的治療情況依次輸入電腦系統里,供下一個班的同事查看。不知不覺,天便亮了。
                  我走出急診室,門前已經聚集了很多人,有的披著大衣睡著,有的趿拉著鞋到不遠處的自動販賣機投下幾個硬幣,清晨冷冽的風透過門簾吹進來,醫院的大門外,沒有救護車停在那里。
                  錯過救治期限后的“搶救”
                  • 時間:2017年3月21日
                  • 地點:積水潭醫院創傷骨科急診
                  “又一宿沒睡?”
                  “沒,睡了倆小時”
                  “截了?”
                  “沒,盡力保住了”
                  這段很簡短的對話幾乎成了積水潭醫院創傷骨科每個急診醫生的日常,白班醫生忙里偷閑問候一下剛從搶救室里走出來的主刀大夫,寥寥數語,會心一笑。
                  “這兒是北京最好的骨科……”在急診室門口等候的家屬們相互安撫。
                  “我們從河南來,我想再走路,醫生說只能轉到這兒試試了……”在急診室里描述病情的病人。
                  來積水潭醫院的病人很多都是因為病情復雜從其他醫院轉過來的,這些病人中有的處理得當,有的感染加重,甚至有的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救治時間,他們都把積水潭醫院當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積水潭醫院ICU(圖片來源于積水潭醫院官網)
                  一條足以要命的傷腿
                  3月21日早上8點多,43歲的劉真卿(化名)從內蒙古中旗的縣醫院轉到積水潭醫院,距離他出事故的時間已經過了34個小時。劉真卿是一名大貨車司機,常年在內蒙山西等地運煤,19日晚上10點多,他卸下一車煤,在返回內蒙的國道上,由于躲避對面駛來的汽車,整車載進國道旁的深溝里,直到凌晨1點多才被救出送往當地縣醫院。身體除了不同程度的擦傷外,雙側膝關節(脛骨平臺)粉碎性骨折,右脛腓骨遠端粉碎性骨折并伴有右小腿筋膜間隔區綜合征。
                  筋膜間隔區綜合征在高能量損傷中(如:車禍、重物砸傷等)極其常見,是肢體創傷后發生在四肢特定的筋膜間隙內的進行性病變,由于間隙內容物的增加,壓力增高,導致肌肉與神經干發生進行性缺血壞死等情況。劉真卿(化名)腿上腫起的很多大泡也像醫生反映了他的筋膜間隔區綜合征非常嚴重。
                  ▲X光片顯示,劉真卿右脛腓骨遠端粉碎性骨折非常嚴重 12個小時是嚴重骨折救治的時間極限,事發30多個小時的劉真卿(化名)早就錯過了最佳的救治時間。除了骨折臨時固定外,他的筋膜室減張手術也刻不容緩,當然等待著他的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題——肢體能不能保住。
                  劉真卿(化名)的右小腿嚴重腫脹,缺血時間長,可能出現大面積肌肉軟組織壞死。筋膜室減張術緩解腫脹后,如果血管神經能夠恢復功能,就還有保腿的希望,但即使保住了腿,日后的功能性恢復也需要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并且如果保腿還要面臨其他并發癥的危險。
                  在所有并發癥中最常見的就是擠壓綜合征,由于右腿受到長時間的擠壓,在擠壓解除后身體會受到一系列的病理和生理變化。臨床上主要表現為肢體腫脹、肌紅蛋白尿、淤血積聚、高血鉀等,高血鉀的最大特點就是急性腎功能衰竭。有時保肢后病人出現了并發癥,危及生命還要再進行截肢手術。
                  “卡里剛打進來15萬,他得要這條腿”盡管保肢后患無窮,但劉真卿(化名)的妻子還是強烈要求保住丈夫的右腿。
                  6個多小時的右小腿閉合復位外固定架固定手術、加上筋膜切開減張手術和腘動脈、脛后動脈探查手術,這場保肢前的“戰役”比醫生預期的還要艱難。經過三個手術科室的多方會診和協同努力,因為長時間受壓后嚴重痙攣的動脈逐漸復蘇,劉真卿的腿有望保住。但感染難關、傷口閉合、骨折固定、功能性恢復等等,還有漫長的路等著他”主刀醫生孫旭說。如果恢復良好,一周后劉真卿會進行進一步的保肢手術。
                  有太多病人來不及等待
                  從早上8點到下午四點,急診白班醫生滕星一共接診了43位病人,除了休息15分鐘(午飯+上廁所1次)每位病人的看診時間約為10分鐘。其中有16位病人拍過X光片后又來問診,有9位病人進行了骨復位,3位病人安排住院,1位病人因為疼痛難耐情緒失控大罵助理醫生。
                  每個白班40多位病人是積水潭醫院的常態,跟病人開玩笑舒緩他們緊張的情緒,也成了每位醫生的必修課!捌鋵嵨覀兒茈y在病人來醫院就診的各個環節中都做到讓病人絕對的滿意,因為醫生的精力和時間有限,特別對于急診醫生來說有太多的病人來不及等待”特需門診護士長劉佳佳說。
                   徐州錦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自2010年成立以來,一直專注于動態心電圖(Holter)的研發和制造。經過多年的努力耕耘,錦昊已成為中國最具競爭力的動態心電圖專業制造商以及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更多了解可咨詢電話:0516-87799771 87870266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电影99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新聞中心 | 產品中心 | 公司資質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徐州錦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16031848號
                          公司地址:徐州市金工路3號 郵政編碼:221004 聯系電話:0516-87870266 87799771 24小時銷售及技術熱線:13013993303
                          Copyright © 2004 www.xzp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603184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9102000132號